请问你想来一些清茶吗?

日常沉迷拖稿,文手,混APH Fate 等等。我得退lof一段时间,王黯叫我去结婚。

Hydrogen Ion.:

【龙族/泽非/手书】恶之召使
宣传一个手书~b站走→av12281710←或者检索【泽非】【手书】应该就能看到
这个是跟十川川合作的恶之系列手书的第二部,川川负责的第一部《恶之娘》链接请看视频简介
路明非生快啊!!!!虽然lof迟发了一天

Cinead:

coser: 叶九(英)       其余请戳原地址:https://m.weibo.cn/1010739224/3896179207125232


P10授权,能拿到叶九的授权给LOF的各位带来那么美味的苏英粮很开心w   


神仙出苏英,疯狂打call。


第一次授权转载,有什么不到位的地方欢迎指出w

摸鱼作。

#堆糖系列.天然呆
梗源某市高考题目(其实是不记得了)
王耀x爱丽丝.瓦尔加斯
by 窥探对面独有r的土豆泥的清茶

爱丽丝其实不太爱看书。
虽然她的家里有一个书房,但她有时只是去那睡睡觉玩玩电脑,根本不会在那看书。但现在的她却每天出入书店,每次出来都会带一本书。
她的姐姐责备她别花这么多钱,家里有的书书店也有。爱丽丝应付着答应了几声就进了自己房里。
其实她是为了一个人才去那的。
那个书店的营业员——王耀。
王耀总是穿着工作服站在收银台,他的琥珀色眼睛和她极为相似,过长的黑发在他后脑勺绑了个马尾,不过他也不会去剪,他温润的声音总是重复着:“欢迎光临。”
就是这样一个温润如玉的男人,成功锁住了爱丽丝的心。
今天这次来,爱丽丝带着一朵玫瑰。弗朗索瓦丝说,喜欢一个男人就是要向他表达自己的心意,而且,凭借爱丽切你的脸蛋,姐姐相信没有一个男人不喜欢你。
可偏偏王耀就是不喜欢她了。
对待她就像是对待其它的客人那般,带着微笑,带着疏离的话语,这让爱丽丝挺不舒服的。
她推开门,看见王耀正在擦拭着桌子,店里除了他一个人也没有。爱丽丝悄悄走过去,拍了下王耀的肩膀,他回过头,琥珀色的眼睛倒映出她的模样,随后这双眼睛笑了:“您来了。”
“我来了,王耀先生。”爱丽丝也回他一个笑容,随后她从身后拿出那朵玫瑰,“送给你。”
“谢谢你,小姐。”王耀接过那朵花,转过身把它放在了花瓶里。那个花瓶里有各种各样的花,都是王耀的仰慕者送给他的,有一次爱丽丝还看见一个女孩送给了他99朵红玫瑰,相比起她这个,唉。
可她偏偏就要拥有琥珀色眼睛男人,在他身上留下只属于爱丽丝的印记,告诉全世界这个姓王名耀的人是爱丽丝.瓦尔加斯的人,全世界都会给他们祝福。
就是要这样。
“喂,王耀。”爱丽丝走过去,看着他的眼睛,王耀还是淡淡地笑着:“恩?怎么了吗客人?”
“听好了王耀,我叫爱丽丝.瓦尔加斯,不是你的客人,是你未来的妻子,会和你度过一生的人。”爱丽丝一口气说了很多,随后她按住王耀的后脑勺,重重地吻了上去。好像是要让面前这人记住她一般,但是面前男人热情的回应可是出乎了她的意料。王耀一手揽住她的腰,一边加深这个吻。
爱丽丝成功了,她拥有了这个男人。
王耀也成功了,他等待了千年,终于把她抱在了怀里。

堆糖系列.天使组

堆糖系列.天使组
#借梗#
亚瑟.柯克兰x爱丽丝.瓦尔加斯
by 爱丽丝痴汉清茶

爱丽丝是在酒吧碰见这位英国人的。
英国虽以绅士淑女著称,可爱丽丝却对这称呼很不屑。什么绅士,什么女士优先,她可从来不相信这些。
视线四处飘忽,终于在一个角落看见了他——那个使爱丽丝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男人。
出现了。
他坐在酒吧的角落,孤独地喝着一瓶酒,此人西装革履,只不过领带微微松开,衬衫扣子也解开了几个,露出的锁骨可真精致。但要说最吸引人的要说那对眼睛了,祖母绿色的,有点像爷爷以前带回家的宝石,晶莹剔透。眼睛的主人似乎察觉到了落在自己的视线,向爱丽丝这个方向看了过来,当然爱丽丝也没有回避,反而向他露出了一个微笑。意大利女人总是这样,看男人的时候总不会躲躲闪闪的,反正迟早是自己的囊中之物。
男人回礼似的笑了一下,继续喝着自己瓶中的酒。这让爱丽丝有些气愤,她向酒保要了一杯酒,就向那个男人的方向走去,坐在他身边。
男人注意到了有个女人坐在身边,但也不搭理,把杯中的酒喝完后就开始发呆。
傻X吧这人。爱丽丝忍不住在心里骂了句脏话,顺便把所有能骂这人的话都在心里骂了个遍,就差没骂娘了。
男人拿过酒瓶正想倒酒,却被身旁的女人一把抢了去,不用杯子直接喝下去。男人一惊,却也随她。
爱丽丝把酒瓶放下,打了个酒嗝,用手背抹了抹嘴,看向了身旁的男人,酒精的作用下男人祖母绿的眼睛显得更加漂亮,她靠了过去,揽住了男人的脖颈,用只有两人才能听到的话语说:“吻我。”
男人愣了愣,不过说实话他其实不愿靠近这个满身酒气的女人,但是她却是这么大胆,她琥珀色的眼睛在酒吧本就不明亮的灯光的映衬下更加美丽,此时这双眼睛有些朦胧,她刚刚说的话就像是女王在对她忠贞不二的骑士大人下的命令。
既然这样,那么骑士大人也只好遵守咯。
男人一手抱住她的细腰,一手按住她的后脑勺,吻了上去。
他虽然西装革履,但是他的吻却像是街边的痞子一样横冲直撞,女人也给予了他想要的回应,只不过她口中的酒气实在浓,不过不成影响。
分开后,爱丽丝轻轻一笑,揽着他脖子的手更紧了些,身子向前一倾,把他压在了沙发上。
她轻笑:“先生,我能问问您的名字吗?”
“难道压着人问他名字就是你的家乡的传统吗?”他反问,“我叫亚瑟.柯克兰,小姐我不知道有没有荣幸能知晓你的名字。”
“没有荣幸。”爱丽丝马上否认了他,“因为你这人实在太让我不开心了。”
“这样啊……”男人伸出手,去抚摸身上人的头发,却趁这人不注意翻过身一把把她压在身下,“那这样我有荣幸了吗,小姐?”
爱丽丝实在没想到他会这么做,本以为自己是处于优势的,可他却让自己处于劣势。
啊啊,这人真是太不让自己开心了。
“我叫爱丽丝.瓦尔加斯,先生。”
“哦?爱丽丝?好名字。”
她顿了顿,“柯克兰先生,我听说你们英国尽出绅士,对吧?”
“是啊。”
“难道绅士会压着人不放吗?”
“当然不会。但是我可不是绅士。”亚瑟笑了笑,“绅士可不会随便吻你,小姐。”
“这样啊……”话音未落,她就扯着亚瑟的领带把他往下带,随后吻住他的唇,手不闲着的解开他的领带,顺带解开衬衫剩下的几颗扣子。
“亚瑟绅士,你的爱丽丝淑女想要和你共度一个愉快的夜晚,不知道作为绅士的您答不答应呢?”

……我就不相信皮皮六这家伙能发糖。

梓六无双:

#群里满50人我给你们开车!保证纯糖的那种!!

如你所见,这是个群宣。

我憎恨你。
王黯这么对面前的斯拉夫人说,可是我也爱着你。
我们复杂的感情,可不比常色少,维克多。

千年的东方古国,和年轻的北方国家。
我可是没有常色那家伙那么好说话。王黯嗤笑着,叼着根烟,明明灭灭。
那我们不是正好互补。维克多那家伙看起来凶恶,心倒是挺软的。
如你所见,我们正好儿。

异色红色组,亦称猩红组。维克多.布拉金斯基&王黯,两个人的组合名。
诚然,或许人气并不及常色,可总是有爱着他们的存在。


好了假装正经完了。
这就是个猩红组(异色红色组)的同好群啦!划重点,异色红色组,包括异色苏中异色露中异色中苏异色中露异色女体红色!
注意是异色!
欢迎各位喜欢猩红组的小伙伴来玩啊说不定群里有福利!!
不定时上传的群文件里说不定会有不错的惊喜哦?
QWQ来玩啦.....

欢迎加入猩红同好群,群号码:640422582

伊诞

堆糖系列.异色伊双子
#伊诞#
我的意大利男孩是最棒的。
【双视角注意】
【非国设】
弗拉维奥&卢西安诺
by:清茶

[弗拉维奥]
今天是我和弟弟的生日,也是我们大喜的日子。
是的,我们是亲兄弟,同父同母,从一个母亲的肚子里生下来的亲兄弟。
我当然知道我们现在的关系有多么肮脏,多么不正当。可是我就是爱他,没有理由的。
我整了整西装,随手从花瓶里拿出一朵白玫瑰放在胸前的口袋里。门外传来卢西安诺催促的声音,他一定等急了,我的弟弟耐性总是不好,从小到大都是这样。
[卢西安诺]
弗拉维奥他可真慢。
我看了看手表,现在已经过去十几分钟了。在这期间我给花园里的矢车菊浇了点水,向隔壁的姑娘问了声早安并且和她交谈了一会,可别告诉弗拉维奥,不然他会吃醋的。
“哥哥,好了吗?别告诉我你还得化会妆。”
“好了好了,从小到大你的耐性都不是很好。”
伴随着无可奈何的声音,弗拉维奥打开门出来了。他身上的西装是我帮他定制的,果不其然,很适合他。
“你怎么用了这么久?”
“我挑领带花了些时间。”
我看了看他的领带,蓝色的,有些不适合他,但是我很喜欢。就是它旁边的白玫瑰我不怎么喜欢。我走过去,把那朵白玫瑰从弗拉维奥的口袋里抽了出来,扔在了一旁。
“哥哥,我不喜欢这朵玫瑰。”
[弗拉维奥]
“可是我喜欢。你应该允许我的喜好,卢恰。”我捡起那朵玫瑰放回了原处,卢西安诺也没怎么理我,伸出了一只手要我挽着,我叹了口气,无可奈何的挽住了他的手臂,走了出去。
[卢西安诺]
今天我俩要去一个地方,那地方可不是教堂。
umm……具体来说,我也不知道我们要去哪,大概就是开着新买的敞篷跑车四处乱窜,弗拉维奥也不知道去哪,于是我就开着车上了山。
我们带了一些香槟,我把车开上山后就找了一个地方坐下,一边喝着香槟一边谈论一些别的事情。
“卢恰,我们这样违背道德的爱情,上帝会宽恕我们吗?”
“别想那么多,哥哥。即使上帝那老头子不宽恕,那我们也会一直在一起,白头偕老。王黯那边好像是这么说的……”
“……我爱你,卢西安诺。”
在我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哥哥他突然凑过来,吻上了我。这是第几次接吻我不记得了。他的唇畔间有些香槟的味道,还有些今天早上喝的果汁的味道。总之,很甜。
“我也爱你,弗拉维奥。”
[弗拉维奥]
在那次吻之后,卢西安诺喝了几口酒,对我说了些关于咱们以后的日子的打算。
“既然我们结了婚,那肯定是要去度蜜月的。我们今天晚上就收拾行李,明天就启程,老爹和老妈留下的钱足够我们游遍地球。我们先去德国,然后再去日本,现在是春天了,日本的樱花也快开了,然后……”
他有些醉了,语速有些快,脸颊微红。这让我想起了我们第一次出去玩的时候,他绘声绘色的跟自己说着,暗红色的眼睛里闪闪的。
“好,听你的,卢恰。”
[卢西安诺]
抬头看了看天空,太阳正在往西边慢慢坠落,我牵起弗拉维奥的手,“走了,哥哥。现在很晚了。”
“你醉了,让我来开车吧。”
我迷迷糊糊的坐上了副驾,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喝了多少瓶香槟才会把自己灌醉。
迷迷糊糊间,听见了引擎发动的声音,大概……马上就能回去了吧……明天就要去德国了呢,得跟爱因斯那家伙打个招呼。
[弗拉维奥]
卢西安诺他睡着了。
我开着车,看着太阳慢慢的从西边落下,然后换上月亮。
山里的照明不是很好,我觉得如果一不小心这俩车就会冲破栏杆掉下去。
就像现在这样。
我怎么踩刹车它都不灵,怎么打方向盘它也不转。
果然我们的爱情是不被上帝所祝福的。
我们掉了下去,卢西安诺还在座位上坐着,靠在一旁沉沉地睡着。
他真可爱,不过这是我最后一次看见他睡着的样子了。
我闭上眼睛,等着死神的降临。我这一生的回忆像过电影一样在我眼前过了一遍:卢西安诺第一次叫我“哥哥”的时候;卢西安诺对我笑的时候;我们的父母去世的时候;我和卢西安诺第一次起争执的时候;卢西安诺向我告白的时候;我们的第一次亲吻和做爱的时候……啊,太多了,多得数不清。没想到快死了,我的回忆都还是他。
忽然,一双温暖的大手抱着我。
“你不会死的。”
是卢西安诺的声音。
[卢西安诺]
弗拉维奥是不会死的,我知道。
但是我俩之间只有一个能活着回去。
很抱歉,不能带你去日本看樱花了呢。
“弗拉维奥,我爱你。”
“彭——”

然后,等救援队发现他们的时候,卢西安诺紧紧的抱着弗拉维奥,把他死死地压在自己身下,车子压在他的身上、头上,血已经凝固,他已经死了。但是他怀里的人抢救过来了。

再然后,弗拉维奥出院了。他手里拿着一朵红色的玫瑰走了。
听说,他去了德国、日本。
然后,他回到了意大利,娶了一个姑娘。
叫卢西安诺。


堆糖系列.不悯组
基尔伯特&亚瑟
设定:普/鲁/士灭亡后,基尔变成灵魂。

自从基尔伯特变成灵魂以后,就一直在亚瑟家住着。
基尔伯特每天都叫亚瑟起床,然后看着他在厨房里坐着他的早饭,一个三明治和一杯牛奶,英/国人的早餐总是如此单调。
每当这时,基尔伯特就会在他耳边叽叽喳喳的说这样的早餐吃不饱,这样的早餐不营养什么的,起初亚瑟还会说他烦什么的,但是渐渐地就不说了,大概是习惯了吧。

伦敦好不容易是晴天,基尔伯特提议一起去公园逛逛,亚瑟点了点头,答应了。
公园里的小孩很多,嬉笑着打闹着,看到亚瑟来的时候全部都拥在亚瑟身旁。亚瑟摸了摸其中一个男孩的头,温柔的笑着。
“国/家先生,您今日要给我们讲什么故事啊?”卷发男孩看着亚瑟,期待的说。
“umm……”亚瑟眨了眨眼睛,瞟了瞟一旁透明的基尔伯特,“你们知道普鲁士吗?”
基尔伯特愣了愣。
“知道!”长发女孩举起手,“那是在两百年之内统一德国的国家!很强呢。”
“还有还有,他的条顿骑士团可是三大骑士团之一呢!”短发女孩急促地说,“普鲁士和奥地利可是德意志境内最强大的邦国。我很喜欢他们的铁十字呢!”
卷发男孩眨了眨眼睛,扯了扯亚瑟的衣角:“可是,国/家先生……为什么我最近都没在电视上看见普鲁士的消息了呢?我问爷爷他也不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亚瑟顿了顿,看了看旁边的基尔伯特,他正在看着旁边的玫瑰花,似乎没听到他们的对话。
“啊……普鲁士吗……”亚瑟抬起头,看着天空,让别人看不见他此时的眼神,“他啊……我也不知道呢。”他摇了摇头,“好啦,你们去玩吧,我也该回去了。”
“嗯嗯!国/家先生再见!”孩子们在原地招着手。基尔伯特回头看了看他们:“真可爱,这让我想到了小时候的阿西。真不知道他现在怎样了。”
“放心,他现在好得很。”
“哈……那本大爷就放心了。”
一路无言。

凌晨,亚瑟批改完所有公务,他伸了伸腰,看见了门口的基尔伯特。
“你怎么在这?”
基尔伯特抿着嘴角,走向亚瑟,他撑着桌子,红色的眼睛直直地看着亚瑟。
“怎么了?”亚瑟被他盯得有些不舒服,只能移开了眼睛。
基尔伯特越过桌子,伸出手想要轻抚亚瑟的脸,可是却穿透了过去,“哈……”
“亚蒂,我亲爱的,”他轻声说着,声音低沉得不像他,“听我说,我……”他的眼睛看向了左下角,“我马上就要离开了……”
“离开?去哪?”
“回天堂啊,我待在这已经很久了。”
“不久!你才待了几十年!我们签订过条约的,我说过我会守护你的!”亚瑟很激动,他想按着基尔伯特的肩膀却又一次地穿了过去。为什么……为什么他爱的人都要离开啊……
“别哭,亚瑟,你的眼睛很漂亮。”他伸出手想给亚瑟擦眼泪,无奈穿了过去,他叹了口气,扯出了一个笑容,“放心,本大爷可是不会离开你的!好像有一种说法就是人死了可以转世……虽然本大爷不是人类!但是我一定会回来找你的!
“亚蒂,我不会忘记你的。”
说完这句话,基尔伯特就消失了。亚瑟坐在椅子上,只觉着这偌大的房子很空旷,很安静。
“笨蛋。骗子。”

多年以后,亚瑟在公园里给那些小孩讲故事的时候,卷发男孩说:“国/家先生,有时候您不能来给我们讲故事的时候,就会有个大哥哥来给我们讲故事!他人可好啦!”
“谁啊?难不成他讲的比我还好?”
卷发男孩犹豫了一下,突然他抬起头,看向了一旁,他扯着亚瑟的袖子指着一个地方大叫:“国/家先生!您看您看!他来了!”
亚瑟抬起头,只见那人逆着阳光,灰色的头发,猩红的眼睛,一切都像极了记忆中那人的样子。
“笨蛋。”亚瑟轻笑一声。♦
—————————————————————————————
这篇文满十个小心心我给列表特关唱歌Ծ ̮ Ծ

菊诞

致 本田菊:
  展信安,我的国家先生。
  我是樱子,神奈樱子,有印象吗?没有印象也没关系,你只需要知道我是一名守法的日本公民就好了。
  菊先生过的还好吗?最近一直忙这样忙那样身体还支撑得住吗?批改公务的时候可能还是会忙到深夜吧,你为我们做的事情我们都记在心上,所以呀,要照顾好自己,不要把身子骨给累病了,要知道你可是我们的国家,你要是病了我们要怎么办?
  我也只是和你有过一面之缘的人类而已,过不了多久我就会像一个成熟的女性一样上班工作,结婚生子,菊先生觉得这样的一生怎样?反正我就是觉得很无聊啊。我有点羡慕你了呢,一直都不会变老,容颜也不会改变,几千岁了也是一样。
  可是你说过,永恒的生命就意味着永恒的孤独。
  你看你,又像个老爷爷一样了,你明明顶着一个这么好看的娃娃脸,不要用那种调调跟我说话,怪不自在的。
  ……
  菊先生啊,樱子想有一件事告诉您。
  可能您在这漫长的岁月里听过很多次。
  但是没关系,因为下个月我就不在这儿了,我永远都要离开这里了。

  所以,我想向您表达我的心意。
  我喜欢你,日/本先生!

  以及,

  生日快乐。
                                       2017年2月10日
                                                  神奈樱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