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茶不扩墨香铜臭黑

师无渡是心中挚爱。戚容是心头软肉。郑居和是抱在怀里的宝贝。
在我心里 双水已经结婚了。
今天笛子给一维找对象了吗?没有 明明他这么可爱
天才大人实在太可爱了
灰羽也好可爱

绑画@秋常

企鹅:1325804676 开了单项主动打招呼给双 b站id:东方纤云痴汉协会(不投稿) 微博:请问你想来些清茶吗(也不更文不更日常 主要看沙雕视频)
QQ空间和lof同步更新 没有同步就是我忘了🙉

/衣香鬓影/

弗朗索瓦丝就坐在那盏橘灯的下面,她正拿着一杯红酒品尝着,看色泽有些年头,不过谁不知道这家酒吧卖的是劣质的酒呢?也怪不得这家酒吧没招牌,只有我一个服务生。弗朗索瓦丝这个时候是年轻的,皮肤吹弹可破,双腿修长,胸前的荷包早已发育成温柔乡。她是个聪明的女孩,接受了一个个男士的好处,她没有钱,用一个吻却足以报答他们。

弗朗索瓦丝.波若弗瓦的吻是廉价的。她仿佛在这么告诉他们。

接着,她看到了我看着她的目光,也不回避,撑着下巴看着我,此时,一位男士正坐在她面前与她讲述自己的成功事迹,弗朗索瓦丝对这些不感兴趣,像这般年纪的女孩对香水与衣服最感兴趣。我想靠着这张不加任何粉饰的脸吸引她的注意力,于是我也对她抱以微笑。很显然,我成功了,可能比起某位男人的事迹她可能对我这样的女人比较有兴趣。

弗朗索瓦丝坐在吧台这了。我擦着高脚杯,身上的衣服也不是干净,露背的服装,紧身的超短裤。而她,红色长裙长过膝盖,米色衬衫整整齐齐,与她比较起来,她像一个大小姐,而我就像那巷子里的妓//女。我想抬头看她,谁知我一抬头就对上了紫罗兰般的眼睛,弗朗索瓦丝离我很近,鼻尖对鼻尖的距离,她呼出的空气仿佛都带上了紫罗兰的香气,而我,嘴巴里都是廉价烟卷的味道。
 
  “你很好看,不应该在这里帮工。”

我以为她要吻上来了,弗朗索瓦丝却说出了这样一句话。“可我去当妓//女也没人要我啊。”我本想否定,可我却说出了一个玩笑话。索瓦丝居然思考了一下,伸手搂住了我的脖子,按住了我的后脑勺,与我来了一次亲吻。这次可不是廉价的亲吻了,她轻松撬开了我的牙齿,与我的舌头来了一次贴面舞,我不挣扎,反而享受其中。我知道,弗朗索瓦丝.波若弗瓦这一次的吻,是独一无二的,是昂贵的。

  “要是你年轻几岁,我们就能成了。”

  这是我大脑里已知「弗朗索瓦丝.波若弗瓦」对我说过最后一句话了。我不记得那个时候我是如何回答她的了,想起那个时候却只有她唇齿之间的红酒味,与发间的昂贵香水味。

评论(6)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