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茶不扩墨香铜臭黑

师无渡是心中挚爱。戚容是心头软肉。郑居和是抱在怀里的宝贝。
在我心里 双水已经结婚了。
今天笛子给一维找对象了吗?没有 明明他这么可爱
天才大人实在太可爱了
灰羽也好可爱

绑画@秋常

企鹅:1325804676 开了单项主动打招呼给双 b站id:东方纤云痴汉协会(不投稿) 微博:请问你想来些清茶吗(也不更文不更日常 主要看沙雕视频)
QQ空间和lof同步更新 没有同步就是我忘了🙉

【12h/穹大】相亲遇见前男友

cp:东方芜穹x李纤云

双大孪生兄弟设定

副cp是龚现大!!!

全文2k+ 我吐了当天爬起来爆肝

@秋常 下一棒是我的亲亲绑画!!!!

李纤云今年二十八岁,父母安康,又是研究生出生,家里不算富裕也有一些小钱,是一位朝九晚五的上班族,美中不足的是至今还没有对象。

你要说二十五岁之前没对象是为了事业,二十五岁之后没对象那就是大龄剩男。李母可着急了,心想我儿子长得也好看,事业也稳定,怎地现在还没对象?该不会是这小子不想找吧?于是她拉来李纤云,苦口婆心劝说了两个小时,大致意思是这男人啊还是要有个对象的,不然你老了谁陪着你呀,你要像你弟弟那样找个男孩子也无所谓,我看你以前上大学时那个对象也不错,要不找他来试试?

李纤云一听咱妈这话,心想东方芜穹嘴果然甜,没几下就把妈哄成这样。当时大学刚毕业的时候他就带着东方芜穹来见家长了,那个时候,李纤云在厨房忙活,他爸妈连着他弟弟东方纤云轮流上来“拷问”他,待李纤云炖好汤端出来,东方芜穹已经在给未来丈母娘剥橘子了。

李母这么一说李纤云还真佩服东方芜穹这嘴皮子,分了快四年李母还对他念念不忘,也是够厉害的。

李母刚说完,话锋一转,说起了自己在某某相亲网挂了李纤云的照片,所以说明天你记得去相亲呀,就在你公司不远的咖啡厅,记得穿好看点。

相亲的那天,风和日丽,万里无云,东方纤云一看这天气,说:“这天气一看就是我哥找到对象的好日子。”

李纤云不想花太多时间去打扮自己,随便从衣柜翻出几件就穿上了,东方纤云称他哥的审美是直男审美,李纤云嘴里答是是是,你是gay的审美,你那审美也就找男朋友时好些。出门前东方纤云硬是往他脸上抹了些防晒,使李纤云的脸摸起来油腻腻的,还将李纤云及肩的头发扎了个高马尾,再拿夹子把快遮住眼睛的刘海夹起来,这么一捯饬使李纤云从理工宅男变成了阳光向上的好男人,大概吧。

李纤云:咱弟的审美在这个时候呈最低。

公司附近的咖啡厅,咖啡物美价廉,店主有点像自己青梅竹马的小师妹,但是性格却一点不像。今天咖啡厅里播放的是粘腻的情歌,男女用歌声倾诉着自己的爱意。李纤云环顾四周,看到了自己的相亲对象——东方芜穹,走过去坐在他对面。李纤云面前放着一杯卡布奇诺,顶上冒着热气,表面漂浮的类似白沫的东西让李纤云对这女孩子喝的东西没多大好感,听某印姓同事说,女孩子怕苦,所以喜欢甜的。

“尝尝这个,甜的。”东方芜穹一上来就和老熟人似的,也不套近乎,更没有电视剧中老情人相见,两人尴尬的沉默一段时间,终于有一方打破沉默,问“你过得还好吗?”

李纤云出于礼貌性抿了一口,果然甜,甜到齁。他抬眼悄悄打量着自己前男友,岁月这把杀猪刀没在他身上留下多上痕迹,眼角的泪痣依旧在那,听大学几个同学说,东方芜穹可出息了,他父亲公司上市了,如果不出意外他大概就是下一任总裁啦。可李纤云觉得他还是和以前没变,手腕上没带金表,穿的也都是白衬衫牛仔裤,外面也没停什么豪车。

似乎是故意把自己打扮的朴素,故意要给谁看一样。

“纤云。”东方芜穹突然说。

“嗯?”李纤云下意识回话。

“我很想你。”

李纤云被这突如其来的告白搞懵了,他不会像东方纤云一样急了就满嘴飙烂话。李纤云放下杯子,心想东方芜穹还是走了后一种路线,老情人相见的尴尬,更尴尬的是自己前男友还喜欢着自己,而李纤云本着“既然是自己提的分手那么打死也不要想他”的原则,日复一日忙于工作,很快就没时间想念前男友了。

那他到底想不想东方芜穹呢?如果是别人问他,他还得犹豫一番,才含含糊糊说个想。就拿他和东方芜穹吵分之后说,那次东方纤云可没少陪自家哥哥去酒吧灌酒,李纤云不会发酒疯,大概就是喝醉后耳尖会通红,然后就会睡着,东方纤云看他哥这样疑惑了,想着你也真是喜欢东方芜穹,他哥看不起那些为了爱人怎样怎样的,还说为了一个自己爱的人可以连身体都不要?标准的直男发言,可李纤云现在这样不是就和他看不起那些人一样,白痴极了。

可他就是不能说出一个“想”字,虽然他很想。

“东方先生,我想您单方面的思念可以停止了,我完全不思念您,更没有对您抱有什么想法,对一个刚见面五分钟不到的人问他想不想自己是一件十分失礼的事。”李纤云开始回忆自己是如何应付那些客户的,把自己当初的神态,话语以及语气展现了十成十,如果东方纤云此时在场,他大概会捂住哥哥的嘴让他别说了,因为他哥哥在说这话的时候完全没注意对面人的神情。

东方芜穹心情很糟糕。

作为公子哥,他想要什么都是跟手下人说一句就能得到,美酒也好,漂亮姑娘也好,甚至是可爱男孩,宠子成性的父母都会给他。

可李纤云偏偏是唯一的例外。

大学的时候,他不费力气就考上了S大,在大一的时候他没找到几个对胃口的女人或男人,大二时他为了泡文学社社长加入了文学社。招新生那天也许是W市最热的那天,文学社也因为有了东方芜穹的坐镇人气爆棚,可他本人眼神不老实,往外乱瞟,好巧不巧,正好瞟到李纤云那张脸上,如果说前半生东方芜穹遇到的人算得上是沉鱼落雁的话,那李纤云就是倾国倾城,东方芜穹忽然想到某某女诗人的一句诗。

“陌上谁家少?足风流。”

接下来的事情比较顺理成章,东方芜穹在校园里大肆追求李纤云,然后在东方芜穹第N+2018次告白的时候答应了,皆大欢喜,那天的日期东方芜穹现在都记得起来,七月三十一日,同时也是李纤云的生日。

李纤云这话说完,双方都沉默了很久,李纤云走神走着走着就走到了他和东方芜穹吵架那会。在一起四年,也少不了大大小小的争吵,最后都是以东方芜穹服软最后结束,无非是一些小事,刚巧那个时候东方芜穹自己心情也不是很好,加上伴侣的话让他多少不爽快起来,回话也是夹枪带棒的,最后愈吵愈烈,最后李纤云都扯上东方芜穹领子打算往他脸上招呼一拳,最后还是在空中停住了,他垂下手,松开扯着东方芜穹领子的手,转过身,轻声说:“我们分手吧。”

“好啊。”东方芜穹答。

沉默依旧在继续,久得李纤云小口抿着甜腻的卡布奇诺都能见底了。这时东方芜穹忽然凑过来,李纤云下意识向后退,可东方芜穹只是轻轻抹去了嘴唇上的白沫, 随后当着李纤云面舔去了手指上的白沫。

李纤云觉得尴尬极了。

他想下一秒就拎包走人。

tbc

就就就就这样吧作为策划我真是潦草极了

会有后续的 我不鸽

评论(8)

热度(96)